2015年02月12日

人生,花事一場


忽然沒有以前看春的欣喜了。以前,繁華滿樹,滿眼嫵媚這景在急切的盼望數月後出現,頓時會眼前一亮,現在不然。

原來春色枉我一腔等候,本以為信步街景,自己竟如此失落!一匍匐滿地的藤本小株手拉手,喧鬧的聲音好像穿透人心,小朵兒熱鬧非凡地掛滿枝枝丫丫,我不喜歡這樣的繁榮,曾璧山中學懷念起去年見過的它們。

去年,它們疏疏朗朗,零星地散在叢中,不飾脂粉的模樣還在風裡搖晃,叫人生憐。面對熙熙攘攘般穿梭在視野裡面的它們,我寧願接受去年的花。現在的它們,熟諳風的性格,長時間的落雨一瞬間的花開,我是沒思想準備的,看看身邊頹敗的白茶,童子面,妖豔之後的死寂多令人扼腕。

五色梅,茶花開得太突然,曾璧山也許它們的使命如此吧,花事一場後茫茫然被沖土而出的小幼芽取代,那些昂揚的芽苞勢不可擋地淩厲姿勢成爛漫的主角。

古城路高架橋的下麵是成片綠地,二三月間的玲瓏的白色紫的廣玉蘭前兩天還花箭直立,今日已經陸續綻開,一片乳白,一片嫩黃,一片淡紫,如飄過的霞伏在坡上。滿樹頭的花,因為這樣的顏色,我倒不覺得花生得炫耀,恰巧的色彩溫柔了我的眼,沒有任何葉子搶佔風頭,這些玉蘭倒開得燦爛,滋潤的花瓣似乎滴露。

以前學生物時,時年一位年長的教授告訴我們關於玉蘭的習性,我只記住大抵並且還意外聽說玉蘭花瓣放油裡爆出,食用可止咳,那時對樹頭尤物就有幾分好感。

多年以後,教授還安好嗎?這個堅守在第一線的戰士,在他人生本該輝煌的時刻遭遇文革,於是他屈尊做了自己不願做的事情,違心地幫助了敵人搞研究。低谷可能帶給我們是毀滅,但卻給教授一個另類風景。滿眼玉蘭,這是教授鍾愛的東西,他研究所裡竟也模仿人打點滴給老樹治病,噓聲裡的他堅持到底還是走出來了。

大花廣玉蘭常綠,朵大瓣肥色潤,五六月如嬰兒的笑臉可愛之極。曾璧山中學只是可惜,年少輕狂學得不多終日強說愁,路邊看見在觀察桂花的教授我總是默默盯很久,看他把一撮桂花小心翼翼包上紙袋,做個紅線記號。

路上少有人,當年的我卻經常出現在路邊千年銀杏樹下,我多半是早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每天可以看到教授。他偶爾折回宿舍拿記錄本子碰見我,和藹的笑容浮現在臉上,至今我記憶猶新。我知道,他是寂寞的,他終究屬於寂寞,因為喧鬧裡開不出智慧的花朵。

高架下的玉蘭寂靜無聲但美麗成為風景,那些張揚在枝頭的鮮豔繁華,曾璧山中學最終會零落。人生,花事一場。
posted by 光陰の洗礼 at 13:36|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2月04日

徘徊在這黑暗的角落



孤獨在黑暗的角落
香煙燃燒寂寞
任煙霧把眼睛迷惑
酸楚將鍵盤觸摸
cellmax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好唔好殤在文字中跳躍
傷痛代替歡樂

陽光
在雲後藏躲
陰霾
把世間吞沒
寒風
刺痛著心窩
讓迷失的情
cellmax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好唔好到處漂泊
如風中的枯葉
覆蓋了歡樂

身上的單衣
緊裹
想保留那一絲
溫暖的角落
如新香港怎奈
寒風又將它吹落
讓心
覓不到當初的灑脫
讓憂傷
nu skin 香港徘徊在這黑暗的角落
posted by 光陰の洗礼 at 19:07|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