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08日

清泉再也不是柔情似水的模樣


風吹落了最後一片黃葉,秋就被趕走了,冬姑娘來了,沒有葉子的樹枝成了主角,棱角分明,脈絡清晰,挺起胸堂勇敢的暴露在冬日的陽光裡,伸展蒼勁的枝幹,不再需要葉子的庇護,享受著太陽暖洋洋的愛撫;一年之中只有短暫的數月,Dream beauty pro 脫毛能如此肆無忌憚的享受藍天、白雲還有燦爛的陽光,樹枝此時心存感激。

冬姑娘拉著風站在沒有一絲綠意的大地上,熱烈的擁吻,沙漫飛舞,裙帶飛揚,天跟地都暗淡了,只有他們忘情的在一起;雲嫉妒冬姑娘,是冬姑娘讓風離她而去,淚珠兒情不自禁撲簌簌的撒下,冬姑娘怕淚劍穿透風的身,揮一揮手漫天大雪飄落下來,像花一樣的雪片輕輕的蓋在戀人身上。

風瀟灑的吹過,吹皺了一池清泉,清泉看到了冬姑娘驚豔的臉,瞬間凝固了,冬姑娘看著風吹著一圈圈的漣漪,踮起腳尖跳舞,冬姑娘佔據了清泉的心,雖然那顆心堅如石,冷如冰,但冬姑娘不願離開風,清泉再也不是柔情似水的模樣。

冬日的風是慘烈,打磨著姑娘們粉嫩的肌膚,HKUE 呃人慢慢變成蒼老的樹皮,黃黑皸裂;冬日的風是冰冷的,吹散風中佇立的情侶,男孩兒轉身離去,女孩兒飄逸的黑髮被吹起,紅色長圍巾舞動在身後時,臉上淚珠瞬間被吹幹;冬日的風也是最無情的,樹上鳥巢裡雛鳥張嘴等待著,卻被無情的風吹落。

冬夜清冷,夜空繁星點點,他走在空曠的夜路上歸心似箭,雖然少了夏夜蟲鳴禪叫的陪伴,寂靜刻深了清冷,但並未阻擋他的腳步,寂寥的人裹緊了黑呢子大衣,向黑暗的深處走去,孤獨的背影被慘澹的月光拉長、拉長……

夜深了,風在咆哮,她不安的隔著窗戶向外望去,水晶般的冰淩掛滿了屋簷,在微弱的燈光下,折射出流光溢彩的光暈,夜擋住了她的視線,她用心去剝離、去感觸他的到來;她為他點亮了廊下的燈,燈發著橘黃色的光,向夜的另一頭拋出獨具風韻的吸引,分離的相思讓她淚眼朦朧。

夜色已深,他還未歸,她心疼了:你安好,我便安好;並不需要達到了怎樣的目的,愛才成為愛;無論怎樣的愛都是一份美好,一份結果;所以請你保重自己;在我靈魂深處,時間已死,那只棲息在玫瑰花瓣下的彩蝶,無數次的輪回,只為等你再次扇動翅膀;我願與你白頭偕老!她在等待著他的日不落的愛戀,等待在指縫間纏綿,等待流星般絢麗的瞬間,香港如新哪怕美的讓她無法呼吸,她還在等待,等待著…
posted by 光陰の洗礼 at 13:46|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