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和風細雨,夢落江南


春色漸嶄,夜微寒,久未笑容顏。獨憑欄,盡是風起,迷醉眼。字亂、不堪。

心事溶淡,情依然,偶思雕畫面。新綠展,傲其錚骨,莫枉然。詞碎、無言。

——題記

已經醒很久,時間還未來敲門,聽風纏著窗外風景,我閉著眼睛,如新香港想像春暖花開的夢!

今天比往常醒來的早,不知道是春有意托夢,還是心中欣喜,竟然提前醒來,先一刻享受這晨起時分。推開窗,陽光明媚,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鼻而入,直沁心脾,好不清新。

終於撥開霧霾見天晴了,前些天雲霧繚繞,這座小城如墜仙境,遠處望去,一幢幢樓若隱若現,就連近處的花草樹木也縮著衣衫,唯恐這污濁的空氣一不下心弄髒了自己。也罷,沒有晶瑩的雪花做嫁衣,想必花草也無心容。

昨夜,風定和雲耳語了一晚,才戀戀不捨,送走繁星。要不怎麼不見雲的蹤跡,就算是尋遍天空每個角落,依然無果,倒是這藍,竟如此徹底,如此透徹,如此空靈,誰又會不從心底喜歡呢?想必這就是春色的底蘊吧!

打好底蘊,開始潑墨,樹精靈、花精靈、草精靈、土精靈、水精靈是不是已經開始拿起畫筆描摹,沉睡了一冬的大地,孕育了一季的嫩綠,是不是已經暗流湧動,只等待春季的號角吹響,就爬滿山坡,爬上枝頭,爬向更高更遠的地方,像是要把整個世界打造成春的殿堂。

春天來了,那些迎春花迎著陽光,播著花香,鳥兒們唱起春的歌謠,跳著,鬧著,笑著,雀躍著,歡慶著,如新香港仿佛這是一個盛大的節日,一次值得慶賀的盛會。

山河大好,出去走走,看旭日東昇,金光染遍層山;看迎春花綻放,蝶爭蜂舞;聽野外蟲鳴,私語竊竊;聽小溪潺潺,曲調叮咚。想來山河大好,心情開闊,這山河大好,春色可餐。

又十分懷念大學校園的時光了,入春時節,漫天的柳絮裝做花,揚揚灑灑,嫩綠鵝黃爬上枝頭,清新可人,陽光灑落處幾個學子,擁書而讀,遠處三三兩兩,或是靜默,或是嬉笑,甚是充滿春天朝氣,這莘莘學子再加上充滿朝氣的大學校園,多美的畫面……

青春總是給人留下了太多的念想,如同一顆小樹苗,我們或許會想,若干年後它枝繁葉茂挺立在某個十字路口,給納涼人一份清爽的風;亦或許幹年後它碩果累累站立在某個瓜果飄香的園林,結著誘人的美果;亦或是若干年後它飽經風霜屹立在某個懸崖石邊,迎著朝陽笑對山河。

無盡個可能,無盡的遐想,就像是青春,就像是人生,你無從知道未來,你只是知道你現在青春年少,如同一顆小樹苗,要不斷吸收陽光、雨露,並紮根大地深處,汲取營養,不斷儲存養分,不斷豐富自己,不斷向上,向上,向著陽光,等哪天春暖花開,和著微風,醉飲夕陽。

這青春就如同春,一切都在開始,一切又在開始,春季是開始的季節……

中午時分,陽光厚厚的,堆了滿滿一書桌。如新香港看著蔚藍的天空,聽風吹過耳畔,我嗅見這春色。

漫長的冬季終於結束了,想來春天已然,不禁暗自欣慰!

總在季末,心中多一份期待。眉心漸展,笑靨乍露。盼、嫩綠滿枝頭,群雁北歸,同珍王賜豪和風細雨,夢落江南……
posted by 光陰の洗礼 at 12:56|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