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

我們一起去看來年花開

歲月,帶著我們一起兜兜轉轉,轉轉兜兜,就在最近這幾天,日子好像是變了模樣,來不及處理感情的事,卻以把你傷了太深。

寫下文字,我很慶倖,至少我還能在文字裡哭泣,在文字裡訴說,在文字裡留下低語,以最真誠的方式送到你的耳邊。而不至於直接告訴你,那樣,Diamond水機難免會使你反感。

轉眼,又到了年末,我一直忘不了,就在我二十歲的青春年華,遇見了你的莞爾淡然;也忘不了,為何不經意的謊言,卻把你傷的最深。在這樣的年華里,的確,我該寫下一些文字了,至少記錄一下我們的故事,當來年到的時候,不至於悔恨當初。

歲月的極美,美在它的不期而遇和必然流逝,雖然我們無法預知在季節的轉角處迎面走來的是歡喜還是憂傷,但塵世中的你我都深深懂得,流年若水,落花無聲,經年中的每一個章節都無法重新書寫。

自從遇見你的那天,我就已經想過,愛情裡沒有誰對誰錯,愛情裡也來不得半點虛假,我一直都這麼認為,所以,當初我承諾,愛你,就是我的責任。然而,我又不曾用言語對你提及,因為我知道,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卻如今,我荒唐了我所有的一切,帶著熾熱的心,也難以彌補感情的傷口,甚至,我開始恨死了自己,想用一杯烈酒,去麻木靈魂的空洞,以不至於在感情的路上,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你。

看過雪小禪的一段話:也許愛情真的要過盡千帆,也許愛情真的要千回百轉,可是,我不悔,因為,真愛,從來值得等待。一直相信,Diamond水機縱然這次是我犯了錯,我不該在愛情的路上將就,但我對你的,是真愛,因此就敢拿起筆,刻寫這段話。

還記得當初,我問過你,為何要和我在一起,你笑著對我說:因為你真誠。那時,那般,似乎有千言萬語要對你說,可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用擁抱來代替我的言語。

可偏偏此時卻淒然淚下,或許這就是愛的代價,它不是用將就就能夠維持,而是真誠才能夠獲取的溫暖。這便是我在愛裡懂得的道理,即便這次,我們都傷害了,我們都走在了這條路的邊緣,但我已經明白,如何才能在曲折的兩旁返回路中央。這條路,我期待能和你一起走。

現在的你,也許還不能夠原諒,乃或是傷心欲絕,這一切的一切本就是愛的體會,再深的絕望,都是一個過程,總有結束的時候,回避始終不是辦法。鼓起勇氣昂然向前,或許轉機就在下一秒。幾米說過,我總是在最深的絕望裡,看見最美的風景。我想這大概也正如你我的現在。

面對一份愛,面對一份真心的愛,誰又是能不為之動心,誰又是能不為之感動。說不希望擁有,說不懂,那是在平時的生活中說一些令對方傷心的話,做一些令對方傷心的事,那不是有意的傷害,卻是心痛的呐喊。我願,在此說句對不起。

一季花落風聲緊,一季春風吹又生;一季葉落笛聲殘,一季蝶飛燕兒舞;一季轉瞬一片白,一季更迭一片綠。送走那些個來不及的青蔥,鑽石水只為來年對你的暢懷,淡淡的面對,淡淡的相伴,直至愛如水,我們一起去看來年花開。
posted by 光陰の洗礼 at 16:53|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